063 | 半条命的Dota帝国Valve:无领导管理

063 | 半条命的Dota帝国Valve:无领导管理

朗读人:秭明    07′02′′ | 3.22M

前面我说到了最近几年大红大紫的游戏 Dota 2,今天和你一起看看 Valve 公司在管理和招人上的故事。你会发现,Valve 公司在人事方面可能是世界上最有特色的公司之一。

Valve 公司的第一个原则是,公司里面没有任何一个人需要向他人汇报工作。当然这也就意味着公司内没有所谓的 CEO、CTO、总裁、副总裁、总监、经理等等职位,员工之间没有上下级关系。在 Valve 里面,公司是彻底扁平化的。这种扁平化意味着每个人都可以做任何事,也意味着如果你想去问别人你到底要做什么的话,其实没人能给你答案。

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公司文化的时候,真的是非常吃惊,因为在任何一个组织里,没有秩序就意味着没有产出。大家都是平级的,也就是大家都不需要负责人。Valve 公司的新员工手册上写到:我们不需要任何人管,谁也不需要向谁汇报。

要去 Valve 公司参观并不难,如果你是个 Dota 2 的粉丝,报上你的账号,就可以预约。不过作为一个伪游戏迷,我就没有这份幸运了。但是我有幸听参观过的朋友说起,这个公司的开发环境非常奇特,也可以说非常得“奇葩”。

一个员工被招进来以后,他也不知道要干什么,别人也不会告诉他要做什么。Valve 的办公桌下面有滑轮,所以员工可以把自己的桌子随便移动到一个项目组里去,听听别人聊天。聊出兴趣来以后,就进那个组里工作了。

基本上可以说,在 Valve 里面每个人想要干什么,兴趣最重要。员工可以加入他们认为自己最感兴趣最喜欢的组里去。有些员工非常厉害,可以在若干个组之间穿梭,有些员工则有办法拉起一波人开启新项目。从这一点来看,Valve 招的都是那些主动意愿非常强的人。

这当然不是什么坏事情,但一定程度上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 Valve 的游戏经常跳票。不管是为了质量还是为了创意,跳票可能都是 Valve 的文化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不然的话,员工的主观能动性没有发挥好,可能就做不出高质量的产品了。

但是我们知道,任何软件的开发,都有很多很有挑战的活,也有很多非常无趣的事情。Valve 是怎么做到在让每个人都能发挥自己兴趣的同时,又确保那些脏活累活都有人妥妥地干掉呢?

Valve 更有意思的是招人不拘一格。Valve 公司招人的标准,很多时候是不确定的,似乎不管什么样的人才,只要有意义有特色,都可能被招。比如说我们打开 Valve 的网站看一看,迈克 · 安宾德(Mike Ambinder)这位老兄位列员工表第一位。他是计算机和心理学双学士、心理学博士。他在自我介绍中表示,自己在公司内的职责很模糊,但大体上是把心理学的知识和方法论运用到游戏里。

我突然之间就能理解了,为什么网上对 Vavle 的游戏评价总是“特别的引人入胜”“挑战人的极限却不过”,想来这与公司里有个心理学博士天天琢磨什么样的游戏才符合人的心理,一定是不无关系。

比如说莱斯利 · 里德(Leslie Redd)这位 Vavle 的前员工,如今的创业公司 CEO。在加入 Valve 之前,她是某高中的管理员,因为使用了 Valve 游戏传送门来给学生上物理课,而被 Valve 的创始人相中加入了 Valve。这算得上是非常得不拘一格招人了。

有关 Valve 公司用人最不拘一格的事情,莫过于雅典大学经济学教授亚尼斯 · 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一篇博文里的故事了。亚尼斯是欧洲著名的经济学家,经常在网上写一些博文,分析欧洲经济形势、希腊经济危机等。

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某天他突然收到了一封信。通常情况下他收到的信太多,这种类似垃圾邮件的信都是直接删了不读的,但是那天却鬼使神差地读了起来。写信的人自称是一家叫作 Valve 的公司的 President。由此看来,创始人在和外面联系时还是需要一个名称的:Valve 虽然没有 CEO,但是却有个 President。

这位 President,也就是 Valve 的创始人加布 · 纽维尔(Gabe Newell),在邮件里他大大夸赞了亚尼斯一把,然后表示要邀请他来西雅图访问 Valve,顺便探讨一下在游戏这样的虚拟世界里面,经济学的规律是如何运作的。亚尼斯就这样跑到了西雅图,经过一番交谈,他决定通过兼职方式加入 Valve,作为他们的驻站经济学家。

亚尼斯之所以对这份工作感兴趣,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在虚拟世界里每一笔交易和行为都有详细的记录。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虚拟社区的数据详尽,一点儿不差,任何分析都可以基于完整的数据做出来。

与之相反,现实中我们的经济行为不可能被完整记录下来。所以现实世界里面的经济学研究需要利用大量的统计学知识,做很多的假设。这样一来,对于现实世界的经济学研究难免做不到精确。而虚拟世界的这个优势,可以让经济学研究完全抛弃传统的基于统计的方式,使用绝对准确而完整的数据,做出传统经济学上完全无法做到的分析和研究。

当然,对于 Valve 公司来说,请一个经济学家来提供咨询,对于他们如何在数字世界里面赚钱,肯定是非常有意义的。然而我必须说,这种读了别人的博文以后就打算请人来面谈,面谈完了就让人来做自己员工的做法,除了 Valve,我还没有听说过第二个公司。

以上都是这家公司好的一面,但是 Valve 其实也面临员工离职的问题。离职的原因大都指向了一件事情,就是创始人纽维尔既不愿意把公司卖掉,也不愿意上市。这样一来,那些指望着公司上市以后期权可以大量盈利套现的员工,自然会在等待中慢慢失望,直至离开公司。

Valve 最初成立依赖的就是创始人自己的钱财投入,此后也从未向资本市场募集过一分钱。而且 Valve 公司盈利好,不缺钱。这样一来资本市场想要从 Valve 公司分一杯羹就比较难了。但是在 Valve 公司漫长的发展历史上,一直不缺想收购 Valve 的公司,收购价从最初的几千万美元,到近期报价 10 亿美元,收购价可谓诚意满满。然而纽维尔接受其他人采访时,态度非常明确,在他有生之年多半是不会改变这个念头了。

那么亲爱的朋友,你是不是愿意去一家没有老板,干活凭兴趣,招人看缘分,但是却永远上不了市的公司工作呢?

版权归极客邦科技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精选留言

  • songyy
    觉得这种员工自由组队干活的方式非常好,可以极大的发挥员工主观能动性;而且可以充分利用市场的机制,晒掉无聊的项目。

    只是这样子的话,一方面会比较难出一个长期的计划,以及那种需要跨越很多部门的大型协作。另一方面,如果对于能给公司带来大量回报的高难度项目的收益,不能完全反应在员工收益上的话,大家可能不愿意去做这类项目,而单纯倾向于有趣的
    2018-02-28
  • 有铭
    这个制度现在可是广受批评,据说G胖的儿子去公司,抱怨说任何事情的,都找不到负责人,任何事情的进度,都没有人能回答他
    2018-10-16
  • 胡心鹏
    一个好的游戏开发者 应该是一个热爱游戏的玩家
    2018-05-04